古典文学之大学·第六章

作者:情感专区

欧亿测速登录,残败的落叶凌乱的笙箫从未想到言含笑意眼中亦有残笑还当秋风不悔人未还意为励可又究竟是什么曾以为满天星辰唯你独亮满丛艳丽唯你独雅风露还侵舟不依连虚声里醉梦愁瑟瑟凝立廖半解轻轻蹙首为回颜知其言知其语以为世事不过草木一春对么为何天覆人,人定要与天同哉!为何那个高度还是深不可测!互不知哉么?所谓“不以垂头似梦还”乃虚辞所谓不言知初心果真唯漫漫知其修远唯欣欣知其由津

知行合一

所谓致知在格物者,言欲致吾之知,在即物而穷其理也。盖人心之灵莫不有知,而天下之物莫不有理,唯于理有未穷,故其知又不尽也,是以《大学》始教,必使学者即凡于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求至乎其极。至于用力之久,而一旦豁然贯通焉,则众物之表里精粗无不到,而吾心之全体大用无不明矣。此谓物格,此谓知之至也。

        身体是什么?是两端开口,里面充满了脓血屎尿种种不净物的皮袋子。袋内不净物常从九孔流出,乃至周身上下无数毛孔也常流不净,其腥臊臭秽程度,实在让人不堪忍受,唯赖时常洗浴,才得以勉强维持着看似光洁的虚假表相。如此秽物,本不值得贪爱,然而有情众生由于以为是身体觉知到了种种苦乐感受,于是就把身体当作自己,进而对身体生起坚固的执著,不知道身体只是心随业缘幻化出的工具。这里的心不是指意识或念头,意识和念头也只是心变出的幻相妄心。这里说的心是无相的真心,也可名为本觉心性。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既有合一者,是知是行,唯某一也;或有知有行而作一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其实,我们凡夫认为的能觉知的心和所觉知的对象,归根结底唯是本觉心性在作用。根本不存在凡夫认为的二元对立的,且各有自体的能觉知者和所觉知的对象。所谓的能和所,它们都是新旧记忆信息材料的组合而呈现出的幻相,本质上唯是心性的幻化。但凡夫由于坚持认定存在着对立且真实的能和所,故当此生的身体坏灭时,在此无明糊涂执著的惯性力量下,心马上又幻化出个“能觉知的中阴身”和种种“所觉知的中阴境界”来。一旦某一道的业缘成熟了,便又从中阴身变化为一个某道的身体和相应的境界……  轮回就是由此错误的认知而得以这样持续下去的。当然,这轮回只是个假相,对于那假相后面的本源心性而言,从来就没有什么轮回可言,一切轮回现象都只是她随缘幻化出的梦境而已。

以其是某一,知行乃人之片面观察而得者,故左看言知,右看言行,先看言知,后看言行,皆不得本体。

        要知道,此本觉心性,天真活泼,不假造作而成,故无坏灭。所以不要怕死,根本就没有死这回事啊!此心性一切众生本具,空觉不二,幻化妙用无穷无尽,佛法谓之“广大智,自然智,无师智”她就是如来智慧德能!只要通过学修佛法去认识她即可,无需它求。

本文由欧亿登录地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