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畔钓鱼郎(江河月)

作者:情感专区

你怎么还不来?你可知,星星散了,太阳来。太阳落了,月亮在。

欧亿测速登录 ,当天空看到荒芜的大地

江南水乡,水是最具特色的一张名片,在湘北的洞庭湖畔,这张名片更为惹眼。

你怎么还不来?你可知,小鸟飞了,鱼儿游过来。鱼儿游走,萤火虫在。

云儿哭泣

江南的水,特别适应鱼儿生长,“春潮长,夏潮狂,秋汛一消青草狂,冬将霜雪熬成粥,春来一并育草场。待到新年一涨水,鱼儿到处吃得香!”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border=0 src="" width=668 height=397>

你怎么还不来?你可知,泪眼模糊,视线已不太真切。多少次动人的脚步声,原都是虫儿的捉弄。

于是

所以,有水的地方就有鱼儿活动,这是江南人最清楚的客观现实,也是江南人感到最高兴最幸福的事。

洞庭湖畔钓鱼郎

你怎么还不来?每次你的相约,我虽羞涩,不忍让你久徘徊。独这一次我的等待,久久不见花开。

芳草也萋萋,山花也烂漫

为啥?因为江南人喜欢钓鱼啊!

作者:江河月\编辑:叶的奉献

难道你真的,像风儿在耳边说,五年的感情已被你沉入海。你将放下情感的债,轻轻飞向,一个人的美好未来。

当我看到你的笑容

江南的气候,虽然有四季的明显变化,但四季都适应鱼儿活动,只是适应的鱼的种类与习性稍有些区别。哪怕是冬天,只要太阳一出来,气温稍有转暖,那鱼儿就忍不住要到水边来啄食。那些弄鱼的古灵精怪,一见到这样的天气,就赶早来到岸边,观察着水的深浅变化,猜测着鱼儿活动的地方,那些“近水知鱼性”的“老八哥”,还真真看得到什么样的鱼儿喜欢到什么样的水域活动呢!他们就在那些地方摆出阵势,布下陷井,抛下饵料,守株待兔,诱鱼儿上钩。

600)makesmallpic(this,600,1800);" src="" width=500 height=68 on_click="java script:window.open(this.src);" on_mousewheel="return bbimg(this)" on_load="java script:if(this.width>screen.width-500)this.style.width=screen.width-500;">

你可知,从答应你的追逐,便将身心全部付出。虽说,青春年少,可我心儿执着。

心儿融化

鱼儿最敏感天气变化,一到天晴,分外觉得饿得慌,以为离岸边不远的地方草食多,便迫不及待地要到浅水地方来寻觅一番,一见到钓鱼者抛下的美食,还以为运气特好,遇到了佳肴,便饿狼扑羊似的咬了过去,哪知道这香喷喷的食料是占不得的小便宜,一不小心,就被那钓鱼钩钩个正着,鱼儿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成了岸边钓鱼者的俘虏。

   江南水乡,水是最具特色的一张名片,在湘北的洞庭湖畔,这张名片尤为惹眼。
  江南的水,特别利于鱼儿生长,从年头到年尾都养育着鱼儿。有道是:“春鱼喜,夏鱼忙,秋汛催得鱼儿狂,冬来水草侵溪石,鱼儿四季吃得香!”
  有人是这样概括的:洞庭湖畔,有水的地方就有鱼儿活动。这也正是江南人感到最高兴最幸福的事。
  为啥?因为江南人喜欢钓鱼啊!
  江南的气候,虽然有四季的明显变化,但四季都适应鱼儿活动,只是适应的鱼的种类与习性稍有些区别。哪怕是冬天,只要太阳一出来,气温稍有转暖,那鱼儿就忍不住要到水边来啄食。那些弄鱼的古灵精怪,一见到这样的天气,就赶早来到岸边,观察着水的深浅变化,猜测着鱼儿活动的地方,那些“近水知鱼性”的“老八哥”,还真真看得到什么样的鱼儿喜欢到什么样的水域活动呢!他们就在那些地方摆出阵势,布下陷井,抛下饵料,守株待兔,诱鱼儿上钩。
  鱼儿最敏感天气变化,一到天晴,分外觉得饿得慌,以为离岸边不远的地方草食多,便迫不及待地要到浅水地方来寻觅一番,一见到钓鱼者抛下的美食,还以为运气特好,遇到了佳肴,便饿狼扑羊似的咬了过去,哪知道这香喷喷的食料是占不得的小便宜,一不小心,就被那钓鱼钩钩个正着,鱼儿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成了岸边钓鱼者的俘虏。
  江南人钓鱼,文化深着呢!
  从时令上看,虽然一年四季都有鱼钓,但还是有最佳季节与最佳天气。
  我们还是从春天说起吧——
  江南的春天令人向往。春天一到,天色就像一个刚刚睡醒的美人,睁开了眼睛,舒展了眉头,那嫩嫩的太阳,也更有了精神。
  惊蛰过后,云儿加快了变化的脚步,在头顶上来来往往,匆匆忙忙赶集似的。那寒流与热气在空中相遇,便热烈地拥抱,几道电闪,几个响雷,将严冬的暮气炸开,雨水就尽情地倾泄。不几天,湖水就猛涨起来,那大群大群的鱼儿随着春汛,高兴地散开了群,游到湖边来啃食青草。它们抓住季节寻找新的伴侣,进行爱的交配,欢呼雀跃,追波腾浪,惹得那岸边的渔翁,心儿戚戚的,手儿痒痒的,只想去弄几条来尝尝鲜。
  垂钓的最佳时机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春天的鲫鱼,比一般的鱼更贪食,所以也就更容易上钩,还有那刁子鱼、翘嘴白,也是抢食的能手,似乎在水中张着嘴儿等着钓者抛食,钓者将鱼钩上装了食一甩下水去,它们就争着来抢,将食与钩拖去甚远,若是钓者收竿及时,还能钩住一二,收得稍慢了一点,鱼儿钓不着,食料就被抢光了。
  有时候,那些刁子鱼多了,一群群的,钓鱼者想要钓水下层的鲫鱼,饵料很难沉下底,就在半路里被刁子鱼拦路劫了去,惹得那些垂钓者心里烦躁,自个儿发脾气,骂骂咧咧的。当然,这也无伤大雅,他们还是耐着性子继续钓,万一坐不住了,就换一个地方,待那些刁子远游了,再回原地。因为垂钓者都知道,鱼都是动态的,一般不会在一个地方久呆,除非是食料太丰富,将鱼儿留得住。留得住的当然更多的是鲫鱼鲤鱼,因为饵料扔下去,一会儿就会沉到底下,不会停留在半水中,而鲫鱼鲤鱼不同于刁子鱼,它们喜欢傍底游动觅食,刁子鱼喜欢在水上层欢游吃浮游食物。
  清明前后,是钓鲫鱼的最佳时机,有时候,一钓双钩能钩上两条鱼来,钓鱼者美其名曰“双飞”、“双子座”。收获不错的,一天钓得几斤十几斤甚至几十斤。那垂钓者喜笑颜开,说话的声音也大了,逢人便唱着高调。若是过后说与人听的,听的人看不到他的鱼袋里装的鱼了,那钓鱼者便将重量夸大,数量夸多,将单条的鱼份量成倍成倍扩大,向朋友吹牛,反正“敷死了人”也不抵命。听者也信也不信,一笑了之。那些爱好钓鱼者听了,心儿戚戚,便寻问哪里的鱼最多,便也想挤个时间去享受一番钓鱼的乐趣。
  夏天来了,那毒毒的太阳烤炙着垂钓者的耐力。钓鱼者有的是办法,将工具购置得齐齐全全,什么防晒服,帽子、眼镜,遮脸的、护手的,全副武装,还有大排的遮阳伞,随时移动,太阳想歪着头看清垂钓者的面目还真难,垂钓者就是不让太阳直射,跟着太阳西移着遮阳伞。当然,最理想的还是有自然荫凉的地方,若是又阴凉又有鱼钓的水湾,那是最好不过了,但有时候就是没这么尽人意,那就只好人工防护太阳暴晒了。
  初秋的太阳也沿袭着夏阳的炙热,更有毒于夏阳,也有些喜欢钓鱼的人又不大注意防护,却被太阳晒得如非洲人一般,骤一见面,只见两个眼珠子在动,大家见面一笑,晒黑者也是一笑了之。有时候还搭上几句笑话,笑人者道:“搞什么钓鱼协会啊,不如开个黑人俱乐部算了!”被笑者听了,有些自我嘲弄——“这有什么稀奇的”,“河风吹老少年郎”啊,“我准备到非洲去定居,先从形象上作作准备呗”!开玩笑的人与被笑的人,越过了年龄界限,也不计较。
  到了冬天,钓鱼的人相对来说减少了许多,但也有一些钓瘾大的,只要是晴好之日,便不想放过,砸开那坚冰,僵脚僵手的,也乐在其中。
  钓鱼者可有他们自己的一套理论,什么“春钓滩,夏钓湾,秋钓边,冬钓渊(潭)”,什么“钓晴不钓阴,钓雨不钓风,钓沟不钓焦,钓浅不钓深”,什么“时令不同鱼知晓,钓翁跟着鱼汛跑”等等。有时候,大雨来临之前,天气闷热闭塞,那鱼儿便焦躁不安,时而跃出水面来吸收新鲜空气,在水里却不愿啄食,所以好一阵不见有鱼咬钩。待到雨来了,将新鲜空气带入水中,鱼儿缓解了情绪,便活跃起来,啄食也放松了警惕,胡乱地抢食欢游,那钓鱼者便趁机将它们逮了上来,这就是为什么大雨来临之时钓鱼效果好的原因。
  垂钓者既有学习别人的经验,也有各自的实践探索。怎么才能钓着鱼,怎么才能使钓鱼的效果更好,虽然有共同的理论,但也是很有灵活性的。时令不同,气候不同,垂钓的地方不同,一切都在变化着。既有静态的,更有动态的。同一个鱼塘、河湾,相隔就一两米远的距离,水底下哪里藏鱼,哪里不藏鱼,行家能从岸上观察得到,所以有时候,一同去钓鱼,有的人能满载而归,有的人却空空如也。
  钓鱼者相互之间,大多不保守,将自己的体会传给别人;也有一些小心眼者,到什么地方钓,用什么饵料,自己探索到了一些有益的体会或到钓鱼行家那里学来的经验不向外传的,生怕人家钓得比他多,这些人有些私利性,个中小九九,人家一看也就明白。但这种人毕竟不多,绝大部分人都是以钓鱼为乐,时常当当“空军”(没钓着鱼而空着手回家)也无所谓,只当作是一种消遣,并不是以钓鱼为业,要保障一家人的生活。
  如今钓鱼的人可多了,队伍越来越庞大,大到七、八十岁的老爷爷,小到几岁的孩童。原来只有男人喜欢垂钓,现在还有一些女郎加入了这支队伍。我之所以说“洞庭湖畔钓鱼郎”而不说“钓鱼翁”,也就是因为钓鱼的队伍已经有了很大变化,从年龄上和性别上都自然放开了。
  钓鱼者当然还有心态问题,有的急性子就钓不得鱼,一时半刻没有鱼咬钩,就坐不住,耐不得烦了,所以说钓鱼也是培养人增强耐性的一种好方式。
  有的大人,为了培养孩子做事有耐劲,就带着孩子去钓鱼,以便养成能坐得住,静得下来的习惯。当然,水边上还是有危险的,俗话说“塘边训子,枕边训妻”,也就蕴涵着水边有危险性,教育孩子要有安全意识。
  钓鱼之乐不在鱼,而在钓的过程中。当鱼儿在咬钩时,垂钓者心儿戚戚,激动的情绪随着鱼儿咬钩闪动浮标的程度而起伏着,颤颤惊惊的,痒痒熙熙的,两个眼珠子集中注射在那浮标上,生怕打了个闪而错过最佳时机。当瞅准了最佳时机钩住了鱼的时候,无论鱼的大小,就在那瞬间产生手感,知道已经有鱼上了钩,心情就突然一下变得激动起来,随着鱼儿在钩上挂着而要出水面时的乱冲乱撞,那种激动的心情是特别享受的。古人也曾有描写“潜鱼腾渊”时的心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里活动呢?垂钓者的普遍心绪是在又担心怕鱼跑掉,又感觉拉上来的胜利在望,两种心情纠结在一起的综合反应。那种感觉,是最美妙最快活最享受的感觉了!钓鱼者最在乎的就是那种感觉,至于能钓到多少鱼,今天的收获大不大,钓鱼者大多并不在意。
  但是,钓者能不能把握好最佳时机,那可是有技术的,会钓与不会钓的差别,这是分高下的重要一着,至于钓得多与少,那当然还有许多其它的影响因素,包括水中的鱼密度大不大,饵料好不好,气候适不适宜,等等都有关系。可当鱼咬钩时刚好钩着的火候也是很难把握的,因为火候的时间极短,拉早了,鱼没咬着钩,拉迟了,鱼吃了食吐掉了钩,只有拉得正是时候,才能刚好是鱼咬着还没吐钩的瞬间,这种把握自然有难度,错过最佳时机是经常有的,哪怕你再会钓,也不可能百分之百能将鱼儿钓上来。
  更有甚者,鱼提到半空中又掉下水去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有的人甚至还将鱼儿取下了钩,放到渔护里去时,一不小心,鱼儿就溜了,一下滑进水中,后悔不迭,连连骂着自己。有个别者更具丑态,用那带着鱼腥味的手,搧自己一记耳光。自责归自责,眼与手还是在不停地动,又准备着下一杆,只想尽快地甩下水去。
  垂钓,除了怡情养性,有利于身体健康之外,还有一种精神值得宏扬,那就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精神。大多喜欢钓鱼的人,一次两次三次空手而归,但到了自己认为是钓鱼的好天气时,在家就呆不住了,忍不住又背上行囊朝水边走去,心中总是揣着个希望,盼望有些收获,哪怕是收获不到鱼儿,能收获到一种愉快的心情也是好的。有首七绝式的顺口溜说得好:
  洞庭湖畔钓鱼郎,最喜湖边晒太阳。
  扬起竿儿堤岸坐,钓来幸福入心房。
  朋友是不是想问:“那你呢?”
  呵呵,不用说啦,我也是其中一“狼”!

啊,我的小乖乖,我只说你不会那样坏,将我的所有付出全掩埋。终于还是,从那河上,全身通亮地向我飞过来。

从此

江南人钓鱼,文化深着呢!

 

心儿愉悦,身儿轻快。管它深夜,管它鬼怪。只要你在,不顾一切奔向你的胸怀!

思念如白桦,倔强地生长

从时令上看,虽然一年四季都有鱼钓,但还是有最佳季节与最佳天气。

欢迎光临文学风网站

本文由欧亿登录地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