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努力坚定地走完这一生 欧亿测速登录

作者:情感专区

乌金2018-06-19情感文章麦兜说过这样一句话: " 这个世界有时候硬邦邦的,有时候软塌塌的。当我们开心、伤心,当我们希望、失望,我们庆幸心里总唱着一首歌,让硬邦邦的世界不至于硬...

文/乌金

影片改编自二战上等兵军医戴斯蒙德·道斯的真实经历,讲述他拒绝携带武器上战场,并在冲绳战役中赤手空拳救下75位伤员的传奇故事。故事的前半段,道斯是一个平常温吞的男人,看起来甚至有些文弱。影片交代了他从童年到恋爱、结婚的经历,婚后道斯报名参军,传奇由此开始。进入军营,一向平和无害的道斯向长官宣布了他的信仰:绝不拿枪。要上战场都不拿枪,当这里是和平饭店吗?人们本能地反感异类。长官开始层层施压,战友挑衅无果继而群殴,都没能让他改变信仰。直到被送上军事法庭,道斯也没有屈服。一封来自国务院的特赦信救了他,他得以坚持自己,当一名不拿枪的战地军医。 看到这里,我以为这是个疯子。上了战场,才发现之前的一切都只是序幕。没有手撕鬼子的神剧情,美国人是人,日本人也是人,面对枪炮,肉身是绝对的祭品。战场就是血肉横飞,身首异处就在眼前。不带枪的道斯和同伴忙着救护受伤的战友,被一枚炮弹震晕了。醒过来的时候,全连已经因为损失惨重而撤退了,他被留在了那座孤仞之上。道斯没有独自逃生,他在来回清扫战场的日本人眼皮底下,找到了75名伤员,其中有3名受伤的日本逃兵。道斯用绳索将他们一一缀下岭,由美军治疗。他践行了自己的信条:只救人,不杀人,甚至包括敌人。道斯的精神感动了全连将士,最终美军再登钢锯岭,一举夺下这场战役的胜利。 这是一部借战争讨论信仰和人性的电影。信仰面前,众生平等。片尾的采访中,影片原型、年迈的道斯说:“每个人的信仰都值得被尊重。”道斯的信仰是拒绝使用暴力。当刚进军营的他对着上级平静地说出那四个字时,谁也没有料到它们如此不可撼动。战争是最好的人性试炼场,在死亡的巨大阴影下,人都会认同暴力。在战场上,为保护自己夺人性命,似乎是唯一的生存方式。战争越残酷,越会磨损人心,把人变成野兽。心中有大爱,能坚持救人而不杀人的人,是神。残酷是为了凸显仁慈,暴力也会向坚定让步。有一句话说得好:“只要你足够坚持,整个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也许道斯那句“神啊,让我再救一个人”的祷告真的感动了上苍,令死神也闭上了眼睛,他才能凭一己之力救出那么多人,还能全身而退。影片在最后的战役中,道斯中弹,战友用吊床把他从岭上运送下去,镜头里的他微笑着躺在崇山峻岭间,犹如天使降临。 关于信仰影片还有一处细节令人尊敬。钢锯岭被夺,日本军人战败自刎,镜头洗练平和,既不过分渲染,也不刻意丑化。在导演看来,日本人对于忠诚和死亡的迷恋也是一种信仰,同样值得尊重。 在军营里,道斯的信仰让他一度被看做是懦夫,人们甚至给他起个外号叫“胆小鬼”;到了战场上,信仰却给了他不畏生死、超越常人的信念,从而创造了奇迹。有一种勇气不是以暴抗暴,而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执着坚定。在这个戾气满满的年代,能有这么一部影片,告诉我们有人真的这样经历过、生活过,是一种幸运。史航说,《钢锯岭》这样的电影,影院里放完是该有掌声的。我没有鼓掌,感觉心像被带着水汽缓缓地摩挲了一遍,被温柔地震住了。 战争的面目就是头破血流,人间炼狱。与其仇视敌人,不如痛恨战争;与其痛恨战争,不如警惕鼓吹战争的人。再冠冕堂皇的借口都不是发动战争的理由。和平,才是这个时代给我们最好的礼物。

看这部电影之前就听过这部电影的评分很高,而且是真人真事改编。后来在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的感受是:现实中真的有这样坚持自己信仰的人?这种人居然真的幸运到在战争中生存了下来?这个故事是真的假的?后来影片快要结束的时候采访了主角和他的妻子、下属,才让我又相信这是一个从真实事件中改变的电影。(已经知道剧情可以跳过下一段)
故事的主人公叫戴斯蒙德·道斯,他的家庭信仰的教义是基督教的一个分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他的教义让他笃定自己不会杀生并且在周六不工作只专心祷告。童年时父亲酗酒,在一次酒后用枪指着道斯的妈妈,道斯和父亲扭打起来夺过父亲的枪并差点杀了他,这之后他发誓不会再碰枪。于是,不杀生、不碰枪便成了他的信念。道斯还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每次有人出事、生病,他都会赶快过去照顾病人。在一次献血时,他遇见了护士多萝西·舒特,两人一见如故并爱上了对方。珍珠港时间爆发后,道斯自愿参军,决心为祖国抛头颅洒热血。然而在军队中,由于他坚持不用枪并且拒绝参加周六的训练,很快成了部队中人尽皆知的大奇葩。他的上级、战友根本不能理解这个不带枪上战场的人,道斯在军营中被孤立,战友都欺负他,认为他是个懦夫,他的军官甚至将他告上军事法庭,以此来逼迫他拿枪战斗。在这样的情况下,道斯依然坚持自己的信仰没有改变,虽然他被军官故意关禁闭因此错过和未婚妻的婚礼,他的未婚妻依然相信他、支持他,给他安慰和鼓励。后来他终于克服重重阻力,成为了一个不带枪上战场的医护兵。冲绳战役中,钢锯岭是冲绳岛上的一块高地,得钢锯岭者得冲绳。盟军在战列舰的火力掩护下屡次向钢锯岭发起冲锋,但岛上的日军死守钢锯岭,与盟军进行拉锯战,双方伤亡惨重。在一次争夺战中,道斯所在的部队中了日军的埋伏。潮水一般的日军高喊天皇万岁 举着军刺向盟军冲锋,盟军不得不撤退并呼叫火力援护覆盖了整片战场。由于敌人进攻太突然,盟军在钢锯岭遗弃了大量没有撤退下来的伤员。火力援护后,道斯没有同部队一同撤退,而是穿梭于战场,寻找并救助那些奄奄一息的伤员。他独自一人在战场从白天,到黑夜,再到晨曦再一次出现,道斯孤身一人在混合着血浆、泥泞、尸液的火线上匍匐着寻找尚存的气息。他给伤员打吗啡,包扎止血,输血,然后将伤员拖到悬崖边上,用绳梯上多余的绳子拴住伤员,小心翼翼地将他们一个个运到山下,然后返回,继续寻找一线生机。救援过程中,他几次被巡逻的日本兵发现,几次从近距离的炮火枪弹中死里逃生。就这样,道斯在恐惧和绝望中救出一个又一个伤员,他精疲力尽,浑身受伤,不断向上帝祈祷:“主啊,求求你让我再多救一个人,再救一个,直到把他们全部救出,让我成为最后倒下那个人。。。”那些曾经嘲笑他、欺负他的人,接连被他从地狱里拉回来。最终,赤手空拳的道斯耗费12个小时,在毫无支援的情况下,救出了75人,平均每10分钟救出一人。美军因为不断地溃退,早已军心涣散,但道斯创造的奇迹,让他们愿意再次登上钢锯岭。就这样,美军艰难的攻克了钢锯岭,道斯也因为在这场战争中的英勇表现而获得了由美国政府颁发的美国最高军事荣衔“荣誉勋章”。
观影时看到道斯参军并且拒绝拿枪和参加周六训练的时候,我内心的反应和影片中他的战友一样:一个不拿枪的士兵怎么可能上战场?而且还拒绝参加周六的训练。道斯瘦小,除了跑步很快外在其他运动方面没有突出的表现。战争本来就是要靠千千万万个士兵冲锋陷阵、英勇杀敌才能击溃敌人,这样一个只救人不杀人的军医未免太过理想化了,一万个人中可能只有一个人这样想,一场战役下来可能这样想的人很难存活。道斯就像诗和远方,普通的士兵就像饭和肉汤。道斯所追求的信仰普通人看不见摸不着,很难切身的感受到这样做的意义和价值。饭和肉汤就不一样了,吃下去就管饱,战场上杀一个敌人就可以向敌方阵地推进一步。战争的胜利也是靠着击溃敌人才取得的,所以我也会倾向于成为一个拿着武器保家卫国的战士。但光有冲锋陷阵的士兵是不够的,在长期的拉锯战和炮火中,士兵的士气会慢慢消沉,恐惧会使得部队中军心涣散。当所有士兵惊恐地撤退时,道斯秉持着他的信仰,在地狱般的战场中救下了一个又一个受伤的美军士兵。他就像精神支柱,让美军看到这地狱中还有一丝希望,看到只要有道斯在,自己就不用担心被抛弃。那些曾经以为的“怯懦”,原来却是最纯粹的勇气,最伟大的救赎。给人类再次相信美好的希望。我觉得,世界需要道斯这样的存在,去鼓舞身边的人,但一场战役中也不能都是道斯,毕竟真正在战争中武器和力量还是王道。道斯救下100个人,鼓舞了军队的士气,成为英雄,但最终将钢锯岭攻克还是靠无数勇敢的士兵奋勇杀敌。
道斯在战前训练时不被看好,所有人都欺负他。但他很幸运遇到了了解他懂他的妻子,她坚定的站在他身后,为他鼓励、让他坚持自己的信仰。这真的很幸运。在这个故事里,我们已经知道了故事的结局,所以由衷的赞叹道斯的伟大,赞叹道斯坚持着自己的信仰从未改变。但如果我们是故事里的人物,你身边有这么一个神神叨叨不去拿枪的战友,在步兵连却想着不杀敌只想当医生救人(道斯一开始被分在陆军步兵连中),你不知道在战场上他会真的像他说的那样只救人,或者是自己要被敌人杀死时眼睁睁的看着道斯因为不拿枪而自己死于非命?大部分人可能都会顾忌到这些从而有意无意的强迫道斯拿起武器。而当你是道斯这个角色时,你虽然笃定自己不杀生只救人,但是战争不会因为你不杀生而对你网开一面。也许当你和一个敌人撞见而身边又没有战友掩护时,你可能因为自己的信仰而丧命。违背信仰去战斗就有可能生存,坚持信仰 死亡的风险会很高。在你不知道自己的结局时,你会怎么选择呢?
如果是旁人的话,选择包容吧,包容和主流不一样的人和事物的存在,可以不支持他的看法,但不要给他施加压力、迫使他接受你的看法。这个世界需要道斯这样的人,在战前看不出来他有什么用,可能还会有害。但当大部分士兵在可怕的战争中几乎失去信仰时,道斯的出现无疑是一座灯塔,指引着士兵勇敢向前。

麦兜说过这样一句话: " 这个世界有时候硬邦邦的,有时候软塌塌的。当我们开心、伤心,当我们希望、失望,我们庆幸心里总唱着一首歌,让硬邦邦的世界不至于硬进心里,让软弱的心不至于倒塌不起。 "

麦兜说过这样一句话:这个世界有时候硬邦邦的,有时候软塌塌的。当我们开心、伤心,当我们希望、失望,我们庆幸心里总唱着一首歌,让硬邦邦的世界不至于硬进心里,让软弱的心不至于倒塌不起。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会一种魔法,用它来抵抗坏情绪、获得好心情。而这种魔法有一个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叫信念。

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应该学会一种魔法,用它来抵抗坏情绪、获得好心情。而这种魔法有一个我们耳熟能详的名字,叫信念。

梅尔·吉布森执导的《血战钢锯岭》是一部热血电影,道斯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士兵,他因为信奉基督而拒绝拿枪。

梅尔吉布森执导的《血战钢锯岭》是一部热血电影,道斯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士兵,他因为信奉基督而拒绝拿枪。

本文由欧亿登录地址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